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主页 > 齐中网7zwcc > 正文阅读

专访联想创投王光熙:国内CVC机构正在成为创投领域新的第三级香

发表日期:2019-11-05 18:27  作者:admin  浏览:

  2016年,作为联想三大业务集团之一的联想创投宣布成立。三年多的时间里,这家联想集团的CVC(企业风投)频频出手,目前已经投资了100多家企业,其中不乏每日优鲜、寒武纪、宁德时代、旷视科技等当下炙手可热的“独角兽”。

  另一方面,联想创投还在集团内部孵化创新业务,目前已经完成了对联想云、平安联想智慧医疗、联想新视界等10家子公司的孵化。

  从早期联想云服务业务集团投资平台脱胎,目前在云计算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前沿领域频繁出手,联想创投的定位到底是怎样的?有着怎样的投资思路?对国内CVC的发展趋势又有怎样的看法?《每日经济新闻》就这些问题专访了联想创投董事总经理王光熙。

  联想创投的成立目标非常清晰,其使命一是在内部孵化创新业务,二则是通过风险投资去投资产业互联网相关的产业和创业公司。

  王光熙介绍道,联想创投是联想集团的CVC,目标是扫描未来IT领域的高成长、高潜力机会,通过投资创新企业的方式,不断为联想注入新鲜的血液,寻找联想未来的科技方向。但与传统的CVC设限有所不同的是,在兼顾联想业务的同时,联想创投还承担了瞄准未来领域高成长、高潜力产业机会的任务,在推动联想主营业务与IT的未来更多融合。在运作模式上,联想创投不只有外部投资,还包括内部孵化新业务,在集团内部孵化了大量优秀公司。

  今年以来,联想集团宣布全面发力三大战略领域的转型——智能物联网(Smart IoT)、智能基础架构(Smart Infrastructure)和行业智能(Smart Verticals)。而作为CVC,联想创投也围绕着“3S战略”在多个行业和领域探索智能化升级,包括智能制造、智慧教育、智慧城市和智慧零售等,累计投资的企业已超过百家。其中,有30余家已经与联想开展业务合作。沿着这些产业链,联想创投投资的企业共同组成了联想智能化转型非常重要的一环。

  举个例子,联想中国区DCG团队和联想创投被投企业深圳智能交通,两家合作为苏州打造城市交通大脑,其原理是利用实时交通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,通过预测和控制交通信号灯和道钉等来达到提高交通效率的目的。根据官方数据,改造后的路况通行效率提升了12%,· 兰州新区公布电子信箱早高峰平均车速也提升了20%。这种情况在联想创投投资的案例里并不少见,很好地推动了母公司传统业务与创新业务方向的结合。

  在谈到如何选择投资标的时,王光熙表示,联想创投的投资对象90%围绕其投资方向智能互联网(IoT+边缘计算+云+大数据+人工智能),一类偏重于技术本身,包括IoT、云计算、AI、机器人等领域的技术突破;另一类是核心技术在行业中的应用,包括制造、医疗、交通、教育、物流等行业。除此之外,还会关注消费升级。

  其实从中已经能窥探出这家机构当前的投资重点。对联想创投来说,当前着重布局的领域无疑是智能互联网。正如王光熙所介绍的,由“IoT(物联网)+边缘计算+云+大数据+人工智能”技术链条组成的智能互联网领域,是该公司目前着重投资的赛道,并且还关注着这些领域与行业结合的机会,例如智能制造、智慧教育、智慧城市和智慧零售等。“未来3~5年,我们仍会坚持投这个方向,同时也将持续关注消费升级。”

  例如,在联想创投的被投公司名单中,有一家名为杉数科技的企业,主营业务是通过“运筹学+人工智能”来优化供应链。其服务的一家啤酒企业,通过各个环节多年积累的数据,运用“运筹学+人工智能”优化后,生成新的派送,用车量比以往减少了1/4,大大提升了效率。

  王光熙指出,未来五到十年甚至更长将会是智能互联网的时代,而这恰好是联想创投投资的重点。“智能互联网跟移动互联网的最大区别就是终端和载体,移动互联网仅限于C端的移动设备,连接的主要是人;而智能互联网是把触角进一步伸到各行各业的各类设备上,以及我们生活中的各种设备上,从而提升各行各业乃至整个社会的效益。”

  作为国内CVC机构的代表,联想创投成立以来无论是在协同联想集团主营业务,还是开拓新业务领域等方面都做出了诸多成功的尝试。香港赛马会,过去几年来,这家公司在资产管理规模等方面都获得了快速发展。

  在王光熙看来,国内CVC机构正在以越来越开放的姿态活跃在中国的风险投资市场,成为了创投领域新的第三级。“很多CVC机构在做投资决策时,并非由业务部门拍板,而是呈现出决策越来越独立化的趋势。在智能互联网时代,CVC对未来科技产业的影响力将越来越大,在对被投企业赋能以及退出等方面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。”

  和传统PE、VC机构不同的是,前者管理的基金都有明确的投资期限,在做投资决策时也自然会受到影响,而多数CVC并没有这方面的顾虑。

  以联想创投为例,黑龙江省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其每期基金周期都在十年左右,并不会迫于短期资金周期压力,急于退出而影响被投公司的发展节奏。王光熙笑言,所谓“做时间的朋友”,第一陪着被投公司成长,第二想得长远一点。

  “目前中国基金的退出主要依赖IPO,但是随着产业互联网发展,未来也将出现大公司的并购。”他表示。

Power by DedeCms